雪域高原青藏鐵路魔鬼營

主要行程

台北澳門(珠海)廣州重慶拉薩日喀則拉薩西寧西安廣州珠海(澳門)台北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 第5天 第6天 第7天 第8天 第9天 第10天 第11天 第12天

主要景點

喜瑪拉雅山 拉薩機場 拉薩市 色拉寺 羅布林卡
天珠博物館 布達拉宮 藏醫學院 哲蚌寺 大昭寺
八角街 藏族歌舞表演 羊卓雍錯(湖) 卡若拉冰川 白居寺
札什倫布寺 山東大廈 藏香唐卡工廠 羊八井 青藏公路
那根拉山口 納木錯聖湖 青藏鐵路 可可西里 西寧市
塔爾寺 多巴國家公園訓練基地 日月山 文成公主廟 青海湖

前言

早在2006年青藏鐵路剛通車的那年暑假,台大的暑期旅遊團就搶頭香地辦了青藏鐵路之旅,原以為可以報名搭上最新出爐的青藏鐵路,卻因為我所負責的博士班資格考突然從7月初延至7月底,而瞬間粉碎了當年青藏鐵路之旅的美夢。除了忍痛在台灣辦完莫名其妙延期的資格考外,我在整個2006的後半年,甚至都活在無緣去青藏鐵路的憤恨和痛苦之中。

因此,當我看到2009年台大的暑期旅遊團又要再度前往青藏鐵路時,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今年….我一定要搭上這偉大的青藏鐵路!雖然聽說西藏是個會有高原反應的苦寒之地,雖然原本說好一起同行的朋友因事臨時退出,但我仍毅然決然地參加這趟可能會有點辛苦、可能也會有點孤單的青藏鐵路之旅。

第1天(7/16)─台北澳門珠海廣州

和以往台大旅遊團動輒數十人出發的盛大容陣容相比,這回青藏鐵路之旅的人數可說少得可憐,團員+導遊+領隊也不過才20人,雖然掛的是台大的旗幟,但團員中大都是來自各行各業的社會人士和一些已經退休可以遊山玩水的好命人,真正的學生其實只有一位被我們暱稱為「小小」的大同工學院的研究生,真要說和台大沾得上邊的,全團裡竟然只剩下我一個來自台大環工所的小人物了!

西藏是所謂人一生中一定要去的一個地方,但苦寒惡劣的環境和可怕的高原反應往往讓很多人卻步,不過2004年的「雲貴高原戰鬥營」讓我發現自己「似乎」是不會有高原反應的幸運兒,而且越是惡劣的環境、越是遙遠的國家,越是要趁著年輕身強體健時去體驗才是。不過西藏的海拔畢竟還是比雲貴高出許多,所以我還是不敢大意,乖乖遵照行前說明會的指示,出發前三天就開始服用新保納多和紅景天等提高身體含氧量的營養補充劑,努力維持身體健康,保持心情愉快,絕對不讓自己在出發前有任何感冒生病的機會,就這樣終於等到2009716日出發的日子。

浪費時間、浪費體力的拱北口岸

抵達拱北口岸時,已經是什麼也不能做的晚上了雖然是渴望已久的青藏鐵路之旅,但並不表示我對行程沒有任何意見或懷疑。和2004年「雲貴高原戰鬥營」相同的,這回青藏鐵路之旅同樣都是從澳門─珠海的拱北口岸進出,在兩岸部份城市已可直航的2009年,不知為何竟然還在走這個會浪費許多時間、要進進出出填一堆表單的拱北關,讓大家在出發的第一天傍晚就拖著沈重的行李在澳門、珠海間的拱北口岸勞累奔波,而當我們拖著疲累的身子出了拱北口岸到達珠海時,才真正看到我們的領隊小何,而且這回小何身旁還多了位大陸女友圓圓相伴,這時我終於明白,全團唯一落單的男性也是全團唯一的學生的「小小」,之所以不能和同為男性的領隊小何同住一房而必須另外加錢住單人房的原因了,只是小何這樣的行為會不會有點太欺負涉世不深的小朋友了?而且我們從桃園機場搭機到澳門,再過拱北口岸到珠海的複雜過程中,除了在桃園機場有位張先生拿機票給我們,在澳門有一位滿口廣東腔的過關導遊帶我們過關外,其他時間我們大都是自立自強地自己看著辦地出關、入關。等我們的巴士載著我們再從珠海抵達廣州的飯店時,天啊,已經半夜12點多了,而我們竟然都還沒吃晚餐,加上之前搭的復興航空又只有提供馬鈴薯沙拉等算不上主餐的輕食,又餓又累的我們根本是隨便買碗泡麵吃吃再沖個澡就累得倒在床上了,而這也是我剛認識我的室友純純姐的第一天。

第2天(7/17)廣州重慶拉薩(色拉寺)

多一個景點─重慶機場

還在施工中的廣州白雲機場,安檢超嚴格

前往拉薩的登機口

 

 

 

 

 

 

717日一早天還沒亮,睡不到6小時的我們,就得拿著飯店的早餐盒準備去廣州白雲機場搭機了。不知為什麼,廣州→拉薩這種國內航班的安檢竟然嚴格到還要求旅客脫鞋子受檢,讓一早就沒吃飽、沒睡飽的我們更是備感羞辱和麻煩。登機前,小何領隊又突然告訴我們:「各位,今天會多一個景點─重慶!」意思是,原本應從廣州直飛拉薩的班機,中間突然要多停一站─重慶。這多出來的景點其實並沒有豐富我們的行程,而重慶機場候機室就和室外的地理環境一樣:黃沙滿天飛!更誇張的是,從重慶登機的旅客中,竟然還有一位很勁爆的阿伯是戴著斗笠、打著赤膞登機的,由其晒得油油亮亮的黝黑肌膚,不難想見機長播報的重慶31度高溫可不是唬人的。

神聖美麗的喜瑪拉雅山就在我腳下坐在靠窗的我何其有幸可以和神聖的喜瑪拉雅山如此接近~~感動!

        由於前一晚睡眠不足,因此大部份的團員大都和我一樣,隨便吃完飯店的早餐盒後就在機艙內沈沈睡去,直到隱約聽到身旁此起彼落的驚呼聲才悠然醒轉:不知大家在驚嘆些什麼?原來,我們的飛機正飛過喜瑪拉雅山脈的上方!幸運的我正好坐在靠窗的位子,一轉頭下望,果然看到喜瑪拉雅山那白雪皚皚、雲霧飄渺的層層峰巒,在繚繞的雲海之中峰峰相連到天邊,美麗、神聖地就像是神仙居住的夢幻國度般不可思議,讓才剛睡醒的我一時也被這樣意外中的美景給震呆了!原本遙不可及的世界第一高峰,現在竟然清楚地就像近在腳邊般地和我們的機翼擦身而過,這可是我一輩子也不可能去得了的地方呀!而現在的我隔著一扇薄薄的窗子,彷彿一伸手就可以觸到她那千年不化的白雪,彷彿一抬腳就可以踩上她那聖潔雪白的山頭,這樣一生僅有一次的感動是很難用文字形容的。

西藏和尼泊爾的界山─喜瑪拉雅山彷如神仙居住的國度的喜瑪拉雅山

而喜瑪拉雅山正是西藏和尼泊爾的界山,但兩地的旅遊旺季卻截然不同:西藏的旅遊旺季是我們現在來訪的夏季,基本上5~9月都算是相當適合到西藏旅遊的季節,一旦到了10月以後的秋冬季,這片雪域高原就開始大雪封山,這時候的西藏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旅遊團要來的。而喜瑪拉雅山另一頭的尼泊爾卻只適合在冬季旅遊,因為夏季尼泊爾的高溫濕熱可是沒人受得了的。而當我的眼睛緊盯著眼前這座分隔西藏和尼泊爾的聖山時,雙手當然也沒閒著地拿出相機喀嚓喀嚓地補捉這個和世界第一高峰最接近的神聖時刻。

陽光普照的拉薩機場

從飛機上下望佈滿美麗沙洲的拉薩機場飛抵拉薩機場時,我們搭乘的南方航空還不忘來一句押韻的祝福:「南方航空,伴您一路春風!」,可惜這陣春風並沒有伴隨著我們吹進拉薩機場,因為才剛下飛機的我就覺得整個拉薩機場空氣很悶,而整個人更是頭昏昏眼花花地,心想:完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高原反應嗎?畢竟,拉薩機場的海拔已是達高原標準的3600公尺,會有高原反應也是很正常的,只是,…未免也發作地太快了吧?幸好,一出了機場看到戶外的藍天白雲和燦爛的陽光,所有頭昏眼花的不適就完全消失了。只是這高原上的紫外線還真不是普通的強,光是陽傘、帽子和太陽眼鏡似乎還不夠看,很多愛美的團員可都有備而來地拿出各種防晒的法寶:什麼長袖袖套、只露出一雙眼睛的農婦帽、還有像是古裝劇裡那種藏鏡人的斗笠裝扮….,各種奇裝異服的行頭一件一件拿出來亮相,讓當地的藏人也不禁看傻了眼,不知我們這群遊客的民族服裝是來自哪一國哪一個民族?其實,從機場到咱們中午用餐的餐廳,也不過短短2分鐘的路程,實在還用不著這些五花八門的防晒裝備,但誰叫拉薩是個年日照時數長達3000小時的「日光城」呢?

拉薩機場的看板照,只帶帽子面對強烈太陽光的我,真是太不知死活了我們就這樣在烈陽下拖著行李從拉薩機場走到用餐的餐廳

 

 

 

 

 

 

 

 

 

中午的餐點其實比想像中好很多,雞鴨魚肉樣樣俱全,甚至還有咱們台灣人最愛的炒青菜,不過一進到室內的餐廳,我那頭昏眼花的症狀又開始了,因此面對滿桌的佳餚,我竟然一點胃口也沒有,根本是隨便吃了幾口飯就趕快衝到陽光普照的餐廳外。一呼吸到戶外新鮮的空氣,本來呼吸困難的我突然又神清氣爽地活了過來,雖然戶外空氣的含氧量應該也不會比室內多到哪裡去,但就實際情況看來,我的高原反應好像還有室內室外之分啊!

照片太多了,提前給大家欣賞,這是青藏公路上的傳統旅館由於大部份的人來到高海拔的西藏都會有或多或少的高原反應,所以小何領隊為我們安排的西藏行程,原則上都排得得較為鬆散,尤其是入藏的第一天更要給大家足夠的時間和體力來休息和適應高原反應,既然不趕行程, 凡事都應該慢慢來慢慢走,偏偏就有團員在臨上車時,才貴人多忘事地想起自己某樣東西給遺忘在餐廳的桌上了!身強體健的小何當然是很敬業地馬上衝向餐廳要替團員取回遺忘的失物,卻沒有聽到團員們在身後聲聲的叮嚀:「小何,不要急不要跑,慢慢來呀~~」,因為雖然只有短短2分鐘的路程,雖然是壯如牛的小何,但在氧氣稀薄的高原上快跑,可怕的高原反應可是很快就會上身了!

我們在西藏的導遊小溫是個來自廈門的年輕人,一開始就先用親切的台語和來自台灣的我們套交情,再配合西藏禮俗地送我們一人一條白色哈達,以表他的歡迎之意,而我們當然也很如境隨俗地回敬一句藏語:「札西德勒」,表示吉祥如意的意思。記得2004年至雲貴高原旅遊時,途中的一位地陪就是藏族出身的卓瑪導遊,這回來到藏族大本營的西藏,原以為也會遇上個藏族導遊的,不想安排給我們的卻是個漢人導遊,而且還是來自和台灣一衣帶水、說台語也能通的廈門人。總是笑臉迎人的小溫導遊,除了頭髮留得短了點,有時可能會讓人誤認為是便裝的喇嘛外,身上可是找不出半點藏族人的影子。

在以旅遊業為主的西藏,你可以找得到英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等各種語系的導遊,這些精通不同語系的導遊都是特別訓練來接待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的,像是接待來自台灣的我們,他們就會指派像小溫這種會說台語的導遊來照顧我們。以現在的政治情勢而言,你若還想在拉薩找個土生土長的藏族導遊,大概已經不太容易了!因為藏人和漢人思想觀念本來就存有很大的差異,也因此常導致藏人對漢人政策的不諒解,不巧在2002年時就有這麼一個思想激進的藏族導遊,在一位西方遊客面前說了一些所謂「不該說的話」,不巧這位西方遊客正好又是名外交官,回國後一宣揚事情就鬧大了,當然也造成大陸官方相當大的困擾甚至還驚動了大陸高層的胡錦濤,認為這樣的言行嚴重影響國家形象,而旅遊業更是國家的門面之一,因此才開始訓練各種語系的導遊入藏。

照片太多了,提前給大家欣賞,這是青藏公路上的景色,成群的綿羊是我的最愛除了思想上的差異之外,藏族導遊不按牌理出牌的習性,也常帶給遊客和旅行業者莫大的困擾:像是到了旅遊地被藏族導遊放鴿子,或是拿了錢人就消失不見,你跟他要他會說花完了再給我吧….等,這些在我們看來都是有點「賴皮」的行為,但對某些藏族人而言卻是習以為常的小動作,因此也導致藏族導遊在旅遊市場上越來越不受歡迎。雖然我們漢人不欣賞藏人這些賴皮的作風,但藏人可也是很有骨氣地看不起咱們漢人呢,不知是否受印度影響所致,藏族人普遍覺得歐美人士比較有水準,尤其看表演時,歐美人士一向不吝給予熱情的鼓掌和讚美,但含蓄的漢族人大都沒怎麼鼓掌,造成藏族人看不起漢人卻反而對歐美人士較為友善。甚至比起普通話,藏人更樂於學習英文,更以能用英文和歐美人士溝通而自豪。

河水不多的拉薩河,實際景色其實很荒涼,但我把它拍得挺夢幻的吧 ^^用完中餐後的午後時分,我們的巴士開始從拉薩機場穿過雅魯藏布江以及拉薩河,向著拉薩市區前進。沿途的景色就如同我想像中的荒涼,點綴著隨風飄揚的五彩經幡,連中國第五大河的雅魯藏布江,水量也少得可憐,聽說是因為今年遇到乾旱水量才會如此稀少的,否則以它如此寬闊的河道,加上下游又是支流眾多、水量充沛,聽小溫說其實其水量是可以抵得上中國的母親河─黃河30倍的水量,雖然聽起來很誇張,不過看著窗外這條「營養不良」的雅魯藏布江,也只能大嘆遇到乾旱之年的我們,看來是無緣瞧見雅魯藏布江那氣勢磅礡、走出喜瑪拉雅的豐沛水量的。至於雅魯藏布江的支流─拉薩河,其同樣荒涼的異地景色讓很多團員都和我一樣,很想拿起相機把它拍下來,但其實比起後方的景色,拉薩河並不算是一條很有特色而值得一拍的河流。

繁榮進步的日光城─拉薩

在援藏幹部的大力支援下,現在的拉薩市可是車水馬頭,繁榮進步地很呢!美麗的日光城─拉薩

 

 

 

 

 

 

 

 

 

拉薩市也有百貨公司耶!

 

 

當我們的巴士駛進素有「日光城」美譽的拉薩市區時,拉薩市的繁榮、進步可是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市區道路筆直寬敞,商店百貨林立,甚至還有大型的百貨公司和電影院,路上交通除了三輪車之外,也看得到一般的轎車和計程車,尤其在鬧區太陽島」一帶更是車水馬龍地十分熱鬧,讓人無法相信這就是印象中苦寒落後的西藏。其實拉薩市區如今的繁榮進步,還真得歸功於中央派來的「援藏幹部」。面積廣達120萬平方公里的西藏,,是全國僅次於新疆的第二大省,相當於20~30個台灣那麼大,但人口卻只有200多萬,其經濟生產總值甚至比不上小溫的故鄉廈門市的1/5。因此大陸官方了為開發西藏自治區,便下令要求全國各省派出「援藏幹部」入藏,這些「援藏幹部」可是包括官、商、導遊等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像小溫就是2007年開始以導遊身份被派到西藏來的「援藏幹部」。而且這些「援藏幹部」只要到西藏來進行援藏工作,回到內地後一定會升官。啊這麼說來小溫帶完我們這一團,回去又可以升個小官兒了!不過當「援藏幹部」升官的代價可不小呀,畢竟小溫也和我們一樣是不耐高原氣候的南方人,每次來都和我們一樣會有或多或少的高原反應,再加上時不時的動亂,比起繁榮進步的家鄉廈門,在苦寒落後的西藏當導遊援藏,實在太辛苦了,因此身體看來似乎也不是很強壯的小溫不只一次地表示,明年他不會再來西藏當導遊了。

從拉薩市這條北京中路,就可以看出拉薩市是由北京市援建的進步的拉薩市也有電影院

 

 

 

 

 

 

 

 

 

 

 

除了以個人身分入藏的「援藏幹部」外,中央政府也撥了很多款項進行援藏工作,並要求各省份出資認建西藏各市鎮道路,像我們在拉薩街頭看到的「北京中路」、「江蘇中路」就代表是由北京市和江蘇省援建的,甚至連我們晚上住宿的「江蘇生態園」飯店也是。而這裡的公務員,他們每10元的工資裡有9元都是由中央政府出的,沒有中央的撥款和各省的出資援建,苦寒的西藏是不可能單獨靠旅遊業活下去的,即使西藏老想搞獨立運動,但就客觀情勢而言卻是不太可能成功的。雖然如此,西藏在2008年還是不幸發生了暴動,這些鬧事的激進份子,聽說大都是達賴喇嘛集團花錢請牧區的藏人到拉薩地區鬧事的,一般在城市地區的拉薩過得還不錯的藏人,基本上沒事是不會主動鬧事的。2008年西藏的這場暴動,不但讓小溫導遊當年的援藏生意泡湯了,也讓後來繁榮的拉薩市容多了幾份肅殺之氣,只要稍微留意,便能發現拉薩市各大寺廟及屋頂上可是一天24小時都有武警站崗的,甚至偶爾也會在路上看到正式的軍人和裝甲車!除了明顯的軍事戒備之外,聽說身邊的任何一個小混混也有可能就是變裝後的警察,所以來到西藏的我們,可不能像在言論自由的台灣一樣亂講話,尤其是政治、宗教之類的敏感話題。乖乖,原來我竟然花大錢來到一個形同戒嚴的城市旅遊嗎?

早期的拉薩市民,竟然把第一台開進拉薩的車子當成草原上跑得特快的一種動物其實西藏的開發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1954年以前的西藏人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汽車的。當第一輛汽車從青藏公路開進來時,藏人突然發現:嘿!這種動物跑得還真快哪!於是便天真地拿了一把草想去餵汽車,甚至還很認真地研究了老半天:乖乖,這飛毛腿的動物是從哪個口來吃草的?哈!還真是可愛!不過藏人本來就很重視動物的,把無生命的汽車當成有生命的動物來對待,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因為藏人本來認為他們的視先是一隻猴子,這隻猴子由於受到觀音的加持和受戒,一個筋斗翻到雪域高原來進行修練,之後便和這兒的魔女結合,繁衍出後代,也就是現在的藏人,所以藏人普遍認為他們的祖先是受到觀音佛祖的加持而也特別信奉觀音佛祖,這些都不難在日後幾天各大寺廟中看出端倪。

轉經、轉塔、轉佛,蒼蠅也可以成佛

這是西藏隨處可見的轉經筒,連一隻蒼蠅轉一轉也可以成佛其實在寸草不生的西藏高原,不管是視為生命財產的牛羊等牲畜還是家裡養的藏獒,甚至是路上飛的一隻蒼蠅,在藏人看來都是神聖的生命而不能隨便亂打的,你若隨手捏死一隻蒼蠅,可是會被看到的藏人罵的。畢竟佛經上可是有記載的:一隻蒼蠅沿著糞便尋找食物時,無意中轉了一座白色佛塔後,就這樣投胎轉世變成人身了!除了轉塔可以讓一隻蒼蠅升格為人之外,藏人也很愛圍著寺廟、佛塔、佛像轉圈圈,所以西藏人最常走的路線就是圓形!我們經常可以看路上的藏人晃著悠閒的步子,一手轉著路邊的轉經筒,另一手還拿著一支小的轉經筒轉啊轉的,除了基於虔誠的信仰之外,也是因為西藏本身環境惡劣艱苦,早期的生活又很單調而沒什麼娛樂,因此藏民只能以轉經、轉塔、轉佛像等佛教文化等來打發時間,而且不管轉的是什麼,一定都要順時針轉,如果逆時針轉也是會被藏民罵的。

在拉薩市區的每一個角度都可以看得到布達拉宮,看到最後都有點煩、有點膩了整個拉薩市區除了讓人驚訝的繁榮進步外,還有一棟最吸引人目光的建築物,那就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布達拉宮。紅白相間的布達拉宮就位在拉薩市中心,只要一進入拉薩市區,不管從哪個方向都可以看到這座高大宏偉的宮殿聳立在紅山上,而我也隨著巴士在拉薩市區穿梭的不同角度,不停地為這座華美的宮殿補捉不同面向的風采,畢竟看到布達拉宮就等於到是一種來到西藏的最佳印證。至於何時可以登上這座聞名於世的布達拉宮呢?不知道咧!因為任何旅遊團的進宮日期和進宮時間都是由偉大的布達拉宮來安排的,並不是我有錢就隨時可以上去的,而且要等到進宮前一天用完晚餐才拿到票,也才知道真正的「進宮」時間,小溫的旅行社就有一個專員是專門負責跑布達拉宮的。像我們這樣的團體入宮都如此困難了,那一般自由行的散客要進宮就更麻煩了,還要請人幫忙在前一天先去排隊買票,也因此聽說布達拉宮的黃牛票其實賣得還不錯。

出國容易,入藏難

除了上一趟布達拉宮不容易之外,我們來一趟西藏更是不容易,尤其是千里迢迢從台灣來的我們,在生理上要忍受舟車勞頓和高原反應,在行政作業上除了要有「台胞證」還要辦一個「入藏證」,而內地的大陸同胞入藏時雖然不用辦什麼入藏證,但一樣也是要看一些身分證什麼的,所以連大陸人都有句話說:「出國容易,入藏難」。99%的人一生大概也只來西藏那麼一次,既然來一趟西藏不容易,每個行程再辛苦也都要好好把握。

黃教格魯派六大寺廟之一

色拉寺聽說狗狗在西藏的地位很高,從這隻大搖大擺睡在色拉寺看板下的野狗可以看得出來,沒有人敢打擾牠

本來今天為了舒緩高原反應,是沒有排任何行程的,不過小溫導遊看大家的情況似乎還OK,便先把其中的一個行程「色拉寺」提前排進今天的行程。其實主要原因是因為今天正好是週五,而「色拉寺」最有名的「辯經」到週末可能就看不到了,所以要把握週五下午時分進去碰碰運氣。色拉寺是黃教格魯派六大寺廟之一,除了色拉寺之外,其他五寺分別是西藏的哲蚌寺、札什倫布寺、甘丹寺,以及青海的塔爾寺和甘肅的拉卜楞寺。色拉寺在這六大寺廟中其實不算大,而且也不用爬什麼坡,不過可能是高原反應開始發作的關係,即使慢慢走也覺得很喘很累,尤其寺廟內處處迷漫的藏香更把我薰得整個人頭暈暈眼花花地,體力可說是大大不如平地上的我,不過還是得努力跟著導遊慢慢爬,畢竟這是來到西藏後的第一天,既不能把自己弄得太累,也不能太早就回飯店休息,因為聽說第一天睡太多,可是會讓你在後面的幾天都變得很想睡的。

 

準備進入色拉寺的辯經場色拉寺是黃教始祖宗喀巴的弟子釋迦也希在1419年所創建的。「色」在藏語是薔薇的意思,「拉」就是神的意思,「色拉」兩字便表示此地薔薇花盛開而充滿靈氣。「色拉」還有另一個意思是冰雹,因此有人說是因為色拉寺在建廟時下了一場冰雹,所以才叫做色拉寺的。不過建廟的綠由其實是因為色拉寺建廟之前,宗喀巴曾在廟後的上山建了一個房子修行,有一天跟弟子散步時,突然聽到馬兒嘶吼的聲音,循聲去找才發現這聲音是從一棵樹底下傳出來的,結果從樹底下竟挖出一顆馬頭明王,也就是馬頭金鋼,而馬頭金鋼正是觀音的怒像(看吧!又和觀音扯上關係了),所謂的怒像就是一種護法神,於是宗喀巴便命弟子釋迦也希建了色拉寺來供奉這個馬頭明王。不過很可惜的是,我們在色拉寺並沒有看到供奉的馬頭明王。

整個色拉寺的寺廟建築都是帶著泥土色調的磚紅色,看起來雖然平凡無奇,但這些建材的最底層可是西藏地區特有的「阿嘎土」,上面再舖上磚紅色的「鞭馬草」而成的。「鞭馬草」的紅色其實大都是為了美觀而染出來的,會使用鞭馬草,除了它本身可以防蟲蛀之外,鞭馬草質輕的特質更可以減輕底下石料沈重的壓力,而且在西藏這種高海拔多雷電之地,鞭馬草還具有抗雷擊的優點。

趕尾場的色拉寺「辯經」

我們看這著這群喇嘛唸經唸了很久,才發現人家的辯經早就結束了,我們不過是趕尾場而已至於色拉寺的重頭戲「辯經」,是由辯經的喇嘛或坐或站,然後人兩人一對或一對三、一對多地進行佛經意義之類的辯論,辯論到激烈處或是遇到一些比較刁鑽的問題時,就開始以左手向上(表示向上「提弘正見提出自己的觀點)、右手向下(表示向下降妖伏魔地降伏邪見)的方式大力擊拍手掌,聽說動作非常誇大,有時更是整個上半身都跟著擊掌的動作而甩出去,主要目的是藉著誇大的動作和擊掌的巨大響聲來打斷對方的思維,同時這樣的動作也具有念了一遍經書的意義。而實際上來到辯經所在地時,只見一群穿著紅色袈裟的喇嘛們團團圍坐在一個燃著藏香的地方,旁邊則圍著來自世界各國好奇的遊客們。這群喇嘛不絕於耳的誦經聲巨大地就像一群黃蜂聚集的嗡嗡聲一樣讓人震撼,而旁邊繚繞的縷縷藏香更薰得我頭暈眼花,雖然導遊說藏香是一種對身體有益的香,但我卻越聞頭越昏,甚至難過到眼睛都快張不開了,再加上已經開始發作的高原反應,我只覺得呼吸困難、頭重腳輕,更慘的是,快站不起來的我還看見一位西方遊客對著我猛拍,原來對他們而言,不只這群西藏喇嘛很有看頭,連我這種東方女人似乎也成為他們鏡頭下的最佳題材,這時我只能腳步踉蹌地一直躲,躲到那個外國佬照不到的地方。只是這麼折騰了老半天,精采的「辯經」怎麼還沒開始呀?原來,今天的「辯經」早在我們進色拉寺之前就結束了,我們充其量只不過是趕尾場地來見識一下「辯經」後的誦經場面而已。

可怕的高原反應開始發作

雖然來了一趟色拉寺卻無緣看到精采的「辯經」,不過謝天謝地,我們終於可以進飯店休息了。這時不光是我,其實大部份的團員都慢慢開始出現可怕的高原反應。照小溫的說法,一般高原反應都是在入藏後6~8小時才開始的,有的人早一些反應,有的人晚一些,所以一開始沒反應的人也不要高興地太早,因為不是不反應而只是時間未到而已。而且高原反應也和個人在平地時的健康狀況不見得有關,像是身體比較好的運動員,因為平常耗氧量就比較大,所以他們的高原反應可能還比一般人更嚴重呢!

這條好像也是拉薩河,一樣給它拍得很夢幻,但飯店附近的風景當然沒這麼漂亮,只是和拉薩河的景色一樣的荒涼就是了西藏因為緯度較高,所以大都要到晚上8點左右才開始天黑,我們的晚餐時間也大致配合地天色地排在7點多左右,所以回飯店後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可以休息。我們住宿的「江蘇生態園」離拉薩市區好像還有一段路程,至少飯店外不是車水馬龍的繁華市街,而是荒涼的枯山和乾涸的河流。雖說入藏後第一天不宜睡太多,不過我實在人太累、頭又痛,一進入飯店房間後根本是什麼也沒想地就倒床而睡了。醒來時,頭痛噁心的不適感依舊,這時我才發現白天時讓人受不了的大太陽已經消失不見了,夕陽西下後的傍晚開始變得有點涼颼颼的,難怪西藏的飯店都沒有空調,也因此讓室內的空氣更加悶窒,所以我的高原反應也變得更加嚴重了。只是看看時間也已快到用餐時間了,只好勉強拖著沈重的步子到一樓的餐廳。

高原反應+中暑,讓我上吐下瀉

高原反應發作時,唯一讓我有點食慾的「拉薩魚」,可惜魚刺實在是太多了來到餐廳後只見每一桌都沒坐滿,冷冷清清地只來了幾位團員,原來很多團員都因為高原反應而倒下甚至無法下來用餐了,聽說有的人已經嚴重到去請醫生了,也有的是勉強下來吃卻一臉菜色地硬撐著。其實晚上的菜色實在很豐富,但頭痛到想吐的我幾乎沒什麼胃口,唯一讓我有點胃口的是拉薩河裡撈上來的拉薩魚,可惜的是刺實在多得嚇人。唯一的好消息是,導遊接到布達拉宮的通知,明天下午240分可以入宮參觀啦!

吃完幾乎沒吃幾口的晚餐後,回到沒有空調的房間,我的高原反應可說是越來越嚴重了,就我個人經驗看來,我應該不光只是高原反應而已,還包括因為被拉薩的毒太陽晒到中暑,因此,普拿疼、刮痧棒全部都拿出來用了,室友純純姐不但努力地幫我刮痧,還借我一瓶驅風油擦,而我就這樣整個人昏昏沈沈地,終於在難過到最高點時上吐下瀉地把根本沒吃多少的東西全部吐出來,也排出了一堆不知為什麼會出現的黑便。為了克服高原反應,小溫導遊是建議入藏第一天不要洗澡,因為洗澡是一種耗氧的行為,如果不小心又感冒的話會很麻煩,而且又容易引起肺水腫。反正天氣這麼乾也不太會流汗,所以上吐下瀉完的我不敢大意地忍著不洗澡的痛苦早早就爬上床就寢。但是可憐的我並沒有一覺到天明,雖然我們都照小溫導遊指示的:以平臥睡姿入睡,把枕頭墊高以預防流鼻血,但一向很好睡的我不但半夜醒過來N次,而且每次醒來都覺得口乾到呼吸困難、頭痛到無法再入眠,半夜吐的痰裡更是夾著乾掉的血塊。不過睡不好的不只是我,室友純純姐雖然好像沒什麼高原反應,但也因為不舒服而半夜醒過來好幾次,於是純純姐那瓶救命的驅風油就變成放在我兩床位中間的「共用聖品」,一直伴著我們度過好幾個難以成眠的夜晚。

第3天(7/18)拉薩(羅布林卡珠博物館布達拉宮)

7/18一早,發現幾乎每個團員臉上都是一臉病容,因為算算時間大家的高原反應也差不多都開始發作了。小溫導遊為了安慰大家,直說高原反應有一半其實都是心理因素,心理越擔心越緊張就越容易有反應,還帶著同理心地表示,來自廈門的他也和我們一樣會有高原反應的,我們頭痛時,他也一樣會頭痛不舒服喔,所以在西藏這幾天,他是和我們同甘共苦的。看看我們還是很沒精神地一臉菜色,他只好端出不幸的外國人供參:聽說這兩天有個法國人一到西藏就因為高原反應被送到醫院去了,3小時後如果再沒起色就要把他送回機場直接回法國去了,比較起來,還能出來安坐在車上聽導遊講話的我們實在厲害多了。為了再加強我們的信心,小溫再加上一個高齡者入藏的經驗鼓勵我們:有個92歲的老人都曾經推著輪椅到西藏來呢!92歲的老人都挺過來了,我們這麼年輕,還有什麼好怕的呢?事實上,在西藏的這幾天,小溫時常這樣時不時地帶著笑臉以人如其名的溫柔言語想方設法地想要淡化高原反應對大家的衝擊。不過和大家開始日趨嚴重的高原反應比起來,我的高原反應大概已經提前度過昨天的危險期,只要一來到戶外,看到清朗的藍天白雲,呼吸到新鮮空氣,幸運的我幾乎已經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了。

薩的頤和園─羅布林卡羅布林卡的看板照(相機設定出了點問題,所以拍得不太好)達旦明久頗章內的湖心宮景色(相機設定出了點問題,所以拍得不太好)

 

 

 

 

 

 

 

 

今天的第一個景點「羅布林卡」,滿是綠地的環境,清雅宜人,有假山有流水的景觀讓它看起來就像個供人觀賞的大公園。事實上,這也正是羅布林卡實際的情況,因為「羅布」就是寶貝的意思,而「林卡」則是公園的意思,所以羅布林卡就是「寶貝園林」的意思。這個羅布林卡原本是拉薩河的故道,後來是因為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因健康不佳而常在這兒沐浴,並將此地闢建成一座公園後,就開始成為歷代達賴喇嘛夏天時的夏宮。我們在羅布林卡只參觀了兩個宮殿,一個是「格桑頗章」,是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的宮殿,一個是「達旦明久頗章」,是現在流亡在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宮殿,這個「頗章」就是「宮殿」的意思,我們在後面幾天的其他景點也會再看到其他的「頗章」。七世、八世達賴喇嘛其實都住過七世的宮殿「格桑頗章」,而十三世和十四世則住過「達旦明久頗章」,至於中間的九世~十二世達賴喇嘛,因為都很短命地活不過22歲,所以可能還來不及住進羅布林卡的夏宮就圓寂了吧!

讓大陸頭痛的十四世達賴喇嘛

長期和大陸官方唱反調的十四世達賴喇嘛,至今仍流亡在外(網路照片)如同花園一般的達旦明久頗章是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最愛(這張也沒拍好)

 

 

 

 

 

 

 

說到這個流亡在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就很有得說了,1934年出生的他,如今已高壽76歲,是歷代達賴喇嘛中活得最久的,也是唯一由國民黨政府認可的達賴喇嘛。我們在其居住的「達旦明久頗章」,還可以看到當年他出走時的時鐘,停在1959317日晚上的8:59。只可惜宮殿內是禁止拍照的,所以無法把那個畫面呈現給大家看。十四世達賴之所以要出走,聽說是因為不滿中央將廟方土地收回的土地政策,所以就帶了十幾萬的信徒從亞東口岸出走流亡至印度,從此再也沒回過中國大陸。其間70年代的鄧小平,曾經願意既往不究地歡迎他們回來,但十四世達賴喇嘛的集團沒有半個人理他。現在中國開始富起來了,十四世達賴喇嘛和信徒即使想回國也回不來了,因為89年時的胡錦濤正好擔任西藏自治區的黨政書記,態度強硬的他硬是把國門關起來不讓他們回來,凡是偷跑回來的通通抓住關起來。所以現在美麗的羅布林卡夏宮是沒有主人的,但是我們不難在其居住過的「達旦明久頗章」中發現像是浴缸和沖水馬桶等現代化的設施,此外還有非常氣派正式的會客廳,會客廳內還有兩首很特別的迴文詩,其中一首是將第1~40代吐蕃贊普名字的第一個字連起來的一首詩,另一首則是將第1世到第14世達賴喇嘛名字第一個字連成的一首詩。

一堆閒假放不完的西藏人

西藏人生活雖然堅苦,但卻有一堆像雪頓節這樣放不完的Holiday,所以可是閒得很呢!除了室內的宮殿外,室外的美麗庭園裡也看得到達賴喇嘛的寶座和觀戲樓,每年藏曆六月底七月初的雪頓節,是西藏全民熱烈參與的重大節日,許多慶祝的表演活動都會在羅布林卡的廣場舉行。除了雪頓節之外,還有林卡節、沐浴節等林林總總的一堆節日活動,所以我們不難發現西藏人看起來雖然很苦,但日子卻是過得挺悠閒的,一個月內就可能有好多節日,一年到頭幾乎都在放假,甚至兒童節時大人也可以與子同樂地一起放假,難怪有那麼多美國時間在路上閒晃轉經磕長頭。

離開羅布林卡之後,其實還是帶著點涼意的清晨時分,離下午要參觀的布達拉宮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很自然地就把第一個購物站排進來了。小溫是很客氣地說這些購物點販售的東西其實也都是西藏文化的一部份,不妨把它當成一個景點來認識與了解,買不買當然還是看個人的自由意志。小溫在每一個購物點幾乎都是以這種溫言溫語、不帶商業氣息的方式介紹說明的,這種自然而然的不強迫推銷反而正對了我們台灣遊客的脾性,讓大家在明知是購物點的情況下 仍願意掏錢出來捧場。

天珠─供佛三寶之一

不同天珠的不同功效(圖片來自網路)其實全世界真正產天珠的地方只有喜瑪拉雅山脈,所以在台灣販售的天珠可能大部份都是假的。天珠是供佛三寶(天珠,綠松石、紅珊瑚)之一,西藏很多寺廟的靈塔上都綴有這三種寶石,像達賴喇嘛這種高僧的靈塔當然不可能用假寶石,所以這些靈塔上的天珠一定都是真貨。相傳天珠是天上掉下來的明珠,不過以佛教的觀點來看,是因為佛祖認為雪域高原的環境惡劣,人民因此也較為兇悍,所以才將自己的眼珠放在這兒來看住他們,藏人會將天珠稱為天眼,也是因為這是產自離天最近的喜瑪拉雅山。而天珠從一眼天珠到廿一眼天珠都有,一個圓就是一眼天珠,不同眼數的天珠意義也都不同,不過並不是是說眼數越多就一定價值越高,而是要配合自己的生肖和所求的願望來選戴不同眼數的天珠

至於天珠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呢?2500萬年前的西藏還只是一片汪洋大海,經過兩次劇烈的歐亞板塊造山運動,才隆起成為世界上最年輕,海拔最高的雪域高原,甚至連隔壁的喜瑪拉雅山也是每年都在長高之中的,像是去年四川大地震時,喜瑪拉雅山聽說就因此又長高了好幾公分。西藏因處於如此複雜的地殼變動地帶,所以礦產資源也格外豐富,其中之一便是喜瑪拉雅山的天珠。這是古早時代便存在於海底的一種浮遊生物的化石,既屬有機化石,又是一種無機礦物,據說內含多種對人體有益的元素,其中一種叫「鐿」的元素更是可以促進血液循環,預防心臟血管疾病,其中的「亞瑪瑙」成份甚至還可以入藥食用,藏藥中的「七十味珍珠丸」就是摻了天珠的頂級藏藥,而把天珠當成首飾貼身帶著更是可以瞬間改變一個人的磁場(這未免也說得太神了點吧)

既然天珠有真假之別,那該怎麼做才能區別真天珠和假天珠呢?當然,宣傳的購物點(博物館)由於都是國家經營的,所以現場是有儀器可以直接檢測天珠的真假,如果不用儀器,那就必須用破壞性的方式把天珠敲開,敲開後可以發現其中白色的「亞瑪瑙」成份,這個部份應該都是由內向外生長的,在鑑定的儀器下會呈現明顯的過渡色彩和半晶結構,如果肉眼看起來沒有生長紋路或是色彩間線條太過明顯,那就是假天珠。如果買到假天珠,還不如不戴的好,因為有些假天珠是高溫燒製出來的,含有強酸強鹼,戴了反而對身體皮膚不好。

此外,天珠還有老天珠、新天珠之分,一般是以年代的久遠來區別的。老天珠都是由喇嘛親自打磨出來,而且還要供俸在寺廟裡70年以上才有資格稱為老天珠,老天珠不但可以受到萬民的膜拜,還可以得到廟裡喇嘛的誦經加持(說的真是太誇張了)。古董級的老天珠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因此早先藏民是可以用至純的老天珠做為貸款抵押品的,但之後因為出現太多假冒的天珠,所以這項政策在2006年已經取消了。不過聽說在後藏地區,藏民如果拿到至純的老天珠,仍然可以拿去換牛羊而當成貨幣一樣流通。

拉薩市區的地圖(圖片來自網路)我們離開天珠博物館時,幾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買了幾顆天珠,因為價錢其實還算公道,而且難得來一次西藏,所以連我這種出國不愛血拼的人也入境隨俗地配合自己和家人的生肖買了三條天珠項鍊。小溫導遊一上車就先笑咪咪地謝謝大家的捧場,不知為什麼小溫的推銷方式總是讓人感覺不到太多的商業氣息,大概是因為來自廈門又會說台語的他實在太了解只隔一個台灣海峽的台灣人了,他說的話大家都很願意聽,他介紹的東西大家也都很願意捧場,因此在西藏的每個購物站幾乎都是Happy Ending地:大家買得很高興,小溫也賺得很開心。

在我們從早到晚一直小溫長小溫短地說個不停時,大家有沒有發現,怎麼我都沒提到我們的領隊小何?因為小何一早就以「要去公司結帳」為由和女友圓圓一起消失了!由於大家實在太喜歡個性很對台灣人脾性人又很nice的小溫導遊,因此從早上的羅布林卡、天珠博物館到下午的布達拉宮,即使小何全程都「去公司結帳」而沒跟著我們,但我們也幾乎忘了他的存在而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很奇怪的藏傳佛教

密宗的最高境界是男女雙修,但我個人是絕對無法認同的(圖片來自網路)其實在西藏的景點絕大多數都是一些藏傳佛教的寺廟,如果你對藏傳佛教一無所知,那麼參觀接下來的一些景點可能就沒什麼意義了,所以有必要在這兒先做一點簡單的介紹。藏傳佛教和其他佛教最大的不同之處有四點:一是藏傳佛教具有咒術性,二是尊崇喇嘛,三政教合一的政權,四則是活佛轉世的制度。所謂咒術性指的就是藏傳佛教密宗的部份,密宗的傳承並沒有文字的記載,而是全是靠師徒之間的口述心傳,他們有一種「閉關」的修行方式,是在師父的指導之下,心中想像一個叫做「壇城」的修練之地而修練至成佛的境界。其實壇城是一個很大的空間,也是一種宇宙萬物的概念,但因為都是秘而不宣的一種修練方式,所以沒有人真正明白修練的情況。而秘宗的最最高境界就是「男女雙修」,根據佛教的說法,男人代表智慧,女人代表慈悲,男人女人其實都不完美,一個人修行到最後總是會有缺陷,所以要進行男女雙修,將男女關在秘室裡一起修練,即有所謂的「秘妃」協助活佛修練,而讓男女雙方在這過程中通過層層考驗,也許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生任何關係。所以我們有可能會在一些寺廟上看到男女抱在一起的佛像,有些看起來都是很淫穢的動作,竟然還堂而皇之地放在那邊讓大家供奉,實在是我們所無法想像和接受的。而一般和尚應該是不能吃葷、也不能近女色的,但藏傳佛教不管哪個教派,所有的喇嘛都可以吃肉,這是因為在西藏這種苦寒之地如果不吃肉,大概就沒東西吃了,零下10幾度的寒冷冬天更是要靠吃肉來補充熱量,所以西藏人幾乎沒有吃素的。

尋訪「轉世靈童」的神秘過程

十世班禪的轉世靈童─還是小朋友的十一世班禪大師,很可愛呀(圖片來自網路)格魯派因不能結婚生子,所以只好採用「轉世靈童」的方式來尋找活佛的接班人,而轉世靈童的尋找過程通常都被傳得非常神秘,一般都是這一世的達賴喇嘛圓寂後,要先做法事、誦經,希望他早日轉世(不能說成早日投胎),成為下一任的活佛,然後再根據現任活佛的預言或其身體的朝向,或根據他留下的詩歌、詩句等來判斷轉世的方向或位置,一般來說,活佛生前都不會留下什麼遺言,因為若和凡人一樣留遺言就一點都不神秘了。接著進行的是乃窮神的「降神」占卜問卦儀式。然後就開始派數位高僧分成幾路人馬明查暗訪地去尋找轉世靈童,再從眾多候選者中篩選出幾位帶回去辦認前世的遺物,因為既然是轉世靈童,應該會認得前世的遺物,傳說當然都說每一位轉世靈童都能認出前世的遺物。事實上,一個小孩子哪裡認得出什麼遺物?民間的小報雜誌曾寫道,其實有些靈童根本認不出前世的的遺物,但都會被宣傳地十分靈異,而且把這個過程描繪得十分吸引人,形容這些小靈童辨認遺物之神準。即使辨認錯了,也會牽強附會地硬拗成是對的,總之不管小靈童辨認得準不準,這都是一個必要的程序,而且結果都會被美化成是「非常神準、非常靈驗」。其實這些小靈童人選,不是特別聰明仱俐,就一定是貴族出身或背後有個政治、利益團體在操弄,像五世達賴喇嘛就是貴族出身,而蒙古族出身的四世達賴喇嘛還是成吉思汗第十六世孫之女的兒子,根本就是因為統治階級的需要而產生的。所以這個找靈童的過程,常會造成不同貴族或利益團體間的衝突或爭鬥,清朝乾隆皇為了解決這種紛爭,才特別加再了一個「金瓶掣簽」的方法。「金瓶掣簽」所使用的金瓶(圖片來自網路)

「金瓶掣簽」的過程,是由皇帝欽賜一個金瓶,將這些小靈童的生辰八字做成簽放到金瓶裡,再請大活佛等高僧在眾人面前由金瓶內抽出一位。最後經由皇帝的確認和冊封就成為下一世的活佛,而等到這位靈童成長至一定歲數後,再進行「坐床」儀式,成為真正的達賴喇嘛。但是1934年找到的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並沒有經過「金瓶掣簽」,因為當時政局動亂,只要把他尋找的過程宣傳地很靈驗,不用「金瓶掣簽」也可以認定是轉世靈童。所以君權時代結束後的十四世達賴喇嘛是由國民黨政府確認的,之後接替的大陸政權也只好跟著承認,因為這是宗教問題,所以真正由大陸冊封的活佛只有11世班禪大師。

世界屋脊上的明珠─布達拉宮

松贊干布送給文成公主的結婚禮物

美麗的布達拉宮是松贊干布送給文成公主的結婚禮物大陸劇「文成公主」劇照內的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看起來郎才女貌呢(圖片來自網路)

 

 

 

 

 

下午時分,我們終於要進入這個在拉薩市區每天都看得到卻不知何時可以登上的布達拉宮了。在還沒有來到西藏之前,美麗的布達拉宮對我而言就是拉薩的地標,它高高聳立在紅山上的莊嚴形象,更有種不可侵犯的神聖性。然而這座世界上最高的宮殿,其實不過是當年吐蕃贊普松贊干布為迎娶唐朝來的文成公主而蓋的一座宮殿。

想像中文成公主初抵西藏時的歡迎畫面(圖片來自網路)至於「布達拉宮」之名的由來,小溫特別為台灣遊客提供了一種「台語版」的說法:聽說當年松贊干布很自豪地對來到吐蕃的文成公主說:「親愛的,妳看我為妳建了一座這麼宏偉的宮殿!」文成公主一看,不過是山上的幾座房子連在一起,這也算宮殿?怎比得上咱們長安城的宮殿?她心想嫁到這麼遠的地方來,還要忍受高原反應,這裡人又這麼臭,越想越不值得,忍不住傷心地喃喃自語:「姆達拉啊.(台語的「不值得啊.)」,松贊干布的部下便問公主的侍從這是什麼意思?公主的侍從不好思意說實話,只好謊稱說是「很不錯、很好的宮殿」的意思,於是這個「姆達拉啊」傳到